黄软件丝瓜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牧君正说道:“第一个解释就是,他已经是胸有成竹。第二个解释则是他真的对宙玄境缺乏了解!”

牧天恩道:“我不知道宗寒到底有多厉害,但以我对他的观察,他距离宙玄境的距离还很远。说他胸有成竹,这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是不可能的。”

牧君正道:“但不管如何,他既然主动挑战,孩儿不能不接。不接,那孩儿这些年养出来的这股气便都成为了笑话。如此一来,孩儿日后的修为再难进步。”

牧天恩道:“不接受是不可能的。不过,就算击败了他,也不要将他杀了。他现在麻烦缠身,若是一死,便是一了百了了。”

牧君正微微一怔,随后说道:“我自不会杀他,但这不是因为他麻烦缠身。而是因为当年他也算有恩于我!宗寒这个人,乃是一个很好的对手。我尊重他,也珍惜这样的对手。”

牧天恩呆了一呆,他多看了牧君正一眼。

此时此刻,他似乎才真正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,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

自己的儿子能有如此胸襟,他做父亲的怎能不感到欣慰。

牧君正并没有和牧天恩住在一起,他在审判院也有自己的房子。牧小离也不愿意和父亲住一起,于是就住在了牧君正的隔壁。

华小域也跑过去凑了热闹,三人是住在同一个小区。

网上传的沸沸扬扬。

优雅气质韩国美女金信英白皙长腿清纯街拍图片

华小域和牧小离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
牧君正回到家的时候,华小域和牧小离都在他家门口等着。

甫一见面,牧小离就愤愤不平,道:“哥,这次非得好好教训那宗寒不可。什么东西啊!咱们还没去找他麻烦,他还先挑衅上门了?这审判院到底是谁的地盘,他只怕是还没搞清楚吧。”

华小域道:“没错,君正,再不狠狠给他点教训,他真以为咱们三是软柿子捏的了。”

牧君正扫了这两人一眼,没有多说,只是道:“进屋说话吧!”

审判院里,牧君正这三人都是属于公子圈里的。

牧君正在整个贵公子圈里都算混的很是不错的。

无他,他太年轻,太优秀了。

任何有眼睛的人都能想到他将来是前途无量,搞不好将来成为审判院的掌舵人都是有可能的。

所以,谁也不愿意得罪这样一个潜在的大人物。

陈扬来到审判院后,并没有会到贵公子圈的那些人。

实际上,贵公子们也没时间来找陈扬麻烦。加上陈扬这进来之后,又是明知夏的学弟,又是沧海岚的学生……这样的身份在这里,所以也没人会来自讨没趣。

而眼下,陈扬的做法无疑是捅了马蜂窝。

他挑战的不止是简简单单一个牧君正。

同时,在贵公子们的眼里,陈扬是在对他们这个圈层的一种蔑视。

贵公子圈里,牧君正是未来之星,备受尊崇。

而另外一位,雷少凌!

雷少凌则是真正的老大,因为他是院长雷鬼的第五代子孙。

贵公子圈里,只有没有成婚,年龄小于两百岁的人才属于这个圈子。

这是属于年轻人的圈子。

雷少凌有一百多岁了,宙玄境修为。

在这个圈子里,雷少凌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,没人敢反驳。

不仅仅是因为他乃是院长的五代孙,更要紧的是因为,他的修为也非常高。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。

牧君正远不是雷少凌的对手,但……大家尊重牧君正是因为牧君正未来可期!

牧君正三人进屋之后,刚一落座,电话就响了。

是牧君正的电话。

牧君正拿出通讯机看了一眼,却是雷少凌打来的。

对于雷少凌,牧君正不敢有半点不尊重。

他不自觉的站了起来,接通,然后喊道:“少凌哥!”

雷少凌那边一笑,道:“有没有时间,一起出来喝点?”

牧君正犯难,道:“少凌哥,等我应付完了这场决战之后,再来陪喝酒。”

雷少凌道:“别告诉我,就这样一场决战,还要如临大敌?那宗寒我也见过了。不过只是匆匆一眼,但我看得出,他身上没有任何宙玄的气息。所以,他距离宙玄还很远。我看他这次找挑战,纯粹是自我的认识不清楚。”

牧君正道:“其实父亲和少凌哥是一样的看法。但,我和宗寒接触过,打过交道。我知道他这个人做事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,所以不管如何,我都要好好的准备,然后应战。”

雷少凌道:“好吧,这个态度是正确的。再小的对手,也当全力以赴,不留遗憾,不给敌人机会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赶紧应战吧,外界的人都已经在笑话我们了。君正,这个脸,丢不起。我们也丢不起,明白吗?”

牧君正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明白,少凌哥!”

雷少凌又道:“不要杀他……”

“嗯!”

“废了他,叫他从此不能再修。审判院向来不养废人,到时候,大长老一定会将他赶出审判院。”雷少凌一字字道。

牧君正身子一震。

他所认识的雷少凌向来都是温厚的,此时他才算是见到雷少凌的锋芒。

牧君正沉吟半晌后,说道:“对不起,少凌哥,我不能废他。当初在原始学院里,他于我有恩。我不能恩将仇报!”

雷少凌沉默了下去。

牧君正内心毫无波动,他虽然对雷少凌很是敬重。但他也是个有原则的人!

许久后,雷少凌说道:“好,我知道了,以后的事情,我来办吧!”

显然,他没打算放过陈扬。

牧君正则也没再多说什么,因为他已经对陈扬无愧了。

挂了电话后,牧君正看了华小域和牧小离一眼,说道:“们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,这次就算我能打败他,也不会让他太难堪。当初,他给了我面子和台阶。我不会恩将仇报!这一点,谁来劝说都是不可能改变的。”

华小域和牧小离见状,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牧君正站了起来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况且,谁胜谁败还不一定。我素来骄傲,但面对宗寒,却也不是要长他的志气。他确实是一个难遇的对手!”

“好了,不用多说什么了。我要回一个帖子,然后开始备战!”牧君正随后说道。

华小域和牧小离也就只好离开了。

待他们走后,牧君正就在外网上正式应了陈扬的挑战。

这种正规的挑战只需要上报就一定会被批准。

永恒族从来都不缺这种血腥。

如果都是和和气气的,大家的修为永远都不可能上去。

牧君正的应战贴回复得简单明了,就是两个字,可以!

这场决战,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。

而陈扬的日子也不算平静,他接到了樱雪妃的电话,也接到了卢娜的电话,还接到了来自师父侯建飞的电话。侯建飞还不知道陈扬牵扯到裁决所里面的事情。

另外,苦紫瑜和花解语也来表示了关心。

陈扬对他们都没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放心,我有把握。”

苦紫瑜和花解语是最放心的,她们一向都对陈扬很有把握,知道这家伙是一旦出手,战无不胜。

而樱雪妃和卢娜则是明白宙玄到底有多难。

但陈扬不愿意多说,她们也是莫可奈何。

卢娜虽然素来冷淡,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忍不住表达了关心。她也算是服了陈扬这个麻烦精了。

陈扬还意外的收到了侯明学打来的电话。

侯明学并未多说什么,只是让陈扬一切小心。

至于侯建飞,侯建飞叹息连连,觉得陈扬此举太过鲁莽。并说了宙玄境的一些困难和机缘,这根本不是有压力就可以突破的。

陈扬表示一切清楚,并请侯建飞不要担心。

侯建飞也是无可奈何,最后只能挂了电话。

这一晚,很漫长。

陈扬又被沧海岚召了过去。

在地下茶室里,沧海岚问陈扬:“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?跟老师说实话!”

他的话语淡淡,却蕴藏一种说不出的威严。

陈扬正准备开口……

沧海岚道:“一步错,步步错。我知道是个行事非常缜密的孩子,绝不是鲁莽之人。眼下,是在狗急跳墙吗?”

陈扬道:“回老师,我确实有些着急。学姐是宙玄境修为,好歹算人才。裁决所还要顾忌顾忌,而我呢?看不顺眼随手杀了,那也没什么。所以我想在他们来调查我之前,顺便突破到宙玄算了。”

“顺便?”沧海岚气得吹胡子瞪眼,道:“这是说的什么鬼话?这个事情是能顺便的吗?到底搞不搞得清楚,宙玄到底代表了什么?这个需要积累,需要时间,需要机缘。在无为境上品待的时间还很短,突破不了是自然而然的。”

“可是,牧君正不就突破了吗?他能办到的事情,我怎会办不到呢?”陈扬不服气的道。

“那是运气!”沧海岚道。

“我运气也不差!”陈扬据理力争。

沧海岚道:“……哎,小寒,我召过来,确实是珍惜这个人才。但很多事情不是短时间里就能办到的,可以有大好前程的。只需要多一些耐心啊!这是在做什么?这是根本不值得的冒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