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操逼的小游戏

叶萌还在愁着怎么见墨家的大家长的时侯,墨锦城的手却摸了过来。

“你做什么呀?”

叶萌按住他的手。

“昨晚有事没做,今天补上。”

他的唇已经吻上她的唇,嘴里的话也已经含糊不清了。

“唔……”叶萌已无力说话。

——白芷第二天睡醒,她死死的盯着天花板,脑子里还是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楚离要跟她解除婚约了,以后楚离于也不属于她了,她从小便喜欢他,依赖他,以后她再也没有人可以依赖了,再也没有人可以喜欢了。

那她还有什么?

她现在一无所有。

一想到这些,她的心便开始绞痛,张开眼睛便开始流泪。

而这时,有人敲她房间的门,她只是躺着也不应声。

端庄秀丽

那人敲了一会儿,便直接推门进来。

是墨楚离,他手里端着杯子,拿着药,默默的说了一句,“该吃药了。”

白芷却闭着眼睛不说话,也不动。

墨楚离将杯子和药放下,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醒了,该吃药了。”

白芷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一把拉住墨楚离的手,“楚离,你昨晚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?

你不会跟我解除婚约对不对?

你不会不要我对不对?

你还是关心我的,你还给我送药来,你就是关心我的,是不是?”

墨楚离把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来,摇了摇头,“不,我昨晚说的都是真的,我不会娶你,我也不爱你,但是我会照顾你,还像以前一样,一直照顾你。”

白芷怔怔的看着他,一把将杯子和药掀翻到地上,“我不吃,你都不要我了,我还吃药做什么?

我还活着做什么?

你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墨楚离任由她哭闹,他弯身将药捡了起来,再把玻璃碎片也捡起来,对她说:“你不要下床,地上还有一此碎玻璃没有收拾干净,这个药很珍贵,你不能这么糟蹋。”

说完,他端着东西又出去了。

白芷看着地上一滩水和一些玻璃碎渣,她从床上跳下来,站在那些玻璃碎渣上面,脚底板上是钻心的疼,她坐到地上呜呜的哭。

墨楚离从外面进来,看到地上的血,赶紧上去把她抱起来,放回床上,可是她却攀住他的脖子,努力的吻住他。

他任由她吻着自己,无动于衷,不迎合,也不推开。

白芷自己吻着吻着又松开他,推着他,“你出去,你出去,你滚,我不要你管我,既然你不要我了,那以后就不要再管我了,我是生是死,都与你无关了,你也不要再有心理压力,不要觉得欠我的。”

说完,她钻进被窝里,用被子蒙着头,不再理会他。

墨楚离转身离开。

她又悄悄的把被子掀开一条缝看他,见他真的不管自己了,她只觉得心都要碎了,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她想找人倾诉,可是她一个朋友都没有。

从小到大,她人生的部都是墨楚离,只有墨楚离,她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什么都没有,墨楚离喜欢的,就是她喜欢的,他讨厌的,就是她讨厌的。

小时侯,她明明很讨厌学外语的,可是他喜欢,她便陪着他学,就算一次次的挂科,她还是坚持的学,她明明就很讨厌吃羊肉,但是他喜欢,她便陪着他吃,每次吃完都狂吐。

她明明芒果过敏,可是他喜欢,她也装作很喜欢的样子,每一次要吃芒果的时侯,她?都提前吃了抗过敏的药物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其实芒果是过敏的。

白芷握着手机,看着自己的通讯录里除了墨家人的电话,就只有郑流月一个人的了。

她突然就很能理解当初流月姐给锦城哥下药的事情,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,是多么可悲的事情,她那个时侯,大约也只是想放手一搏吧?

想到这里,她拨出了那个号码。

电话响了三声接通。

白芷半天没有说话,郑流月在电话那头柔柔的叫了一声,“小芷?”

听到这一声‘小芷’,白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“流月姐姐。”

“怎么了?

先别哭,慢慢说。”

郑流月安抚她。

她咬了咬下唇,语无伦次的说:“叶萌她帮着那个novaya抢了我的楚离,楚离不要我了,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,连楚离也没有了,流月姐姐,我该怎么办?

我以后该怎么办?”

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,“你知道吗?

在这里我一个朋友都没有,我的生命中就只有楚离了,可是他现在都不要我了,连他都不要我了,我在墨家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救过楚离的命,可是到最后,锦城哥还是帮着叶萌,他们部都帮着叶萌,呜呜……他们为什么都要帮着叶萌?”

郑流月沉默了几秒说:“他们大约都被蛊惑了吧,你也别怪他们,毕竟叶萌确实不是什么泛泛之辈。”

“流月姐,锦城哥他都那样对你了,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呢?

流月姐,对不起,当初我初知道你跟锦城哥的事情的时侯,我还鄙视过你,是错了,我终于知道你当初的感受了,失去自己心爱的人有多么难受,我终于知道了,当初你给锦城哥下药……”“好了,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,我如果在墨家住不下去了,便来找我吧,我已经回国了,现在住在城郊,一会儿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你,你搬过来住吧。”

郑流月说道。

白芷懵了一下,“流月姐,你回国了呀?

那你怎么没有回家呀?

伯父和伯母他们其实都很想你的。”

白芷在电话这头低喃的说。

“我不想见他们,这次回来,也不知道会待多久,你也不要告诉他们回国了。”

郑流月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淡漠,似乎对那个家没有半分的想念和留恋。

“好。”

白芷应承下来,“那流月姐姐这次回来是为了工作吗?”

“陪一位长辈一起回来,我觉得这位长辈很厉害,我很敬重她,也很崇拜她,以后会一直跟在这位长辈身边照顾她,向她学习。”

郑流月说完,叹了一口气,“小芷,你也是大人了,不要遇事只知道哭,我们都长大了,我们的爱人,我们的人生,都该有一个选择,说话做事,也莫要再冲动。”